妈了个巴子的

操!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满嘴谎言的骗子,小人,卑鄙,无耻,孙子!我TM怎么能和这种人渣混到一起!TNND气的你胃疼,狗屎!没完没了!再TM这么搞下去,老子不成横路敬二了!和TM神经病较真的才神经病呢。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忍不住的奸笑

Shell181要是选Membrane only的话没法预加应力(其实我估计应该可以,因为Keyoption10里面有个选项,但是不知道怎么用,Ansys的help文档里也没有什么详细说明),要是不加预应力的话矩阵不知道下一步形变会是什么,结果直接导致第一个load step就会出现rigide body motion,无法求解。无论第一个load step取多小都没用。当然了,我们这里说的是非线性结,线性小形变没难度啊没难度。

尝试直接加一个end rib pressure——不行;再退一步直接Applied displacement BCs还是不行,搞的有点郁闷了。说回来以前做wing FE的时候就算是Skin也还是有bending stiffness的,像这回完全是膜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郁闷啊,郁闷到中午说上网看看有什么新闻的,然后就非常犯贱的上了搜狐,然后就非常犯贱的看到了搜狐小广告“大的让她尖叫”;然后就非常犯贱的开始YY,YY到一半突然想到了热胀冷缩。

然后非常犯贱的把膨胀系数加进了Material properites, 然后第一个load step非常犯贱的给了个零下50度的条件。Load step 2把Pressure load加进去;Load step 3 再把温度条件移除。TNND, ANSYS这款研发了30多年还没有undo的软件居然Convergence了。

然后非常得瑟的和我们伟大的Timoshenko理论值对照了一下,然后就让忍无可忍发出了若干声无比犯贱的奸笑。然后就引来了所有人鄙视的目光~~~其中的1个人看到俺的屏幕后也发出了会心的奸笑(笑的比我还贱);另一个看了眼俺的屏幕开始狂笑,笑到爬到地上打滚。还有一个人大概猜到了为啥我们会奸笑,于是开始傻笑。最后一个人则完全丈二和尚~~~

突然想问问,是不是每个做FE的人,做到后来都有这种奸笑的恶习~~~尤其是被它恶心了好几天以后。

还是想说,太贱了,实在是太贱了。明明是结构的问题,居然用温度来加预应力。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又到一年环法时

若干年前,听说了一个叫Laning Armstrong的家伙得了环法冠军;紧跟着第二年就听说他得了睾丸癌,没想到接受治疗后2年重返环法赛场并且再次穿上了黄色衬衫。记得当时开玩笑说这名字起错了,不应该叫Armstrong,分明应该是叫Legstrong才对。

去年印象最深的是Alberto Contador,这主要是因为和公司的同事一个姓,说回来还都是西班牙人。

今年比赛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印象最深的肯定是Johnny Hoogerland。第九赛段为了躲前面被法国电视车撞倒的Flecha,连人带车冲出公路,这还不算,还倒霉的滚进了铁丝网里。从小腿到屁股被划的全是20多厘米的口子,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完成比赛。要知道出事的时候他可是身处第一集团的5人之一,而起距离终点仅36km。

最后谴责一下法国电视台的那个白痴弱智脑残智障司机。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F1?

周末就又是银石了,不知道啥时候开始看F1的。

第一次正经接触是在Cranfield那年,迈凯轮来招聘,那算是第一次正式接触。

之后到了Brighton设计VSR2的时候用到NEWPAN,一开始也是针对F1设计的,和传统CFD相比所需的资源和时间几乎只要10%,非常适合概念设计,所以对F1这种周期快的项目非常合适。

再到上周和别人扯淡的时候都开始谈论前车对前定风翼产生下压力的影响。

再到刚才看了看迈凯轮前定风翼的变动:侧面多开了个口,估计是想在过弯时从侧面引入的气流补充到前定风翼的后弦部分,借此推迟分离吧,我瞎猜的。

突然想,要不去接几个F1的项目吧,要知道这帮孙子都有的是银子啊。而且关键是有什么想法可以立刻实现,这个很有吸引力。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0.0223%

继续抱怨一下车胎,或者说应该抱怨一下英国的路况。上周车胎又被扎了2次,还是上班路上被扎,中午补好,下班回去路上又被扎~~~忍无可忍,晚上把前胎拆下来(后台是新的,没必要)仔细看了看。我靠,36个坑,其中90%还有石子或者玻璃在里面。国内拿过来的止血钳没干别的成了修车专用,挑了2个小时总算把这些鬼东西都整出来。

第二天回来在公司里抱怨,某英国人解释说前两个月下雪,马路上防滑撒的那堆东西,现在雪化了就都留在路上,对单车来说基本上就是钉刺带,一想也对。然后某德国人立马鄙视英国,说,要是在俺们德国,这些东西早就被清理掉了。英国人表示无奈,说没办法,谁让我们生活在埃萨尔比亚这种地方。我心里说,不错了,同样情况你丫到中国试试,120psi附加上90kg的体重,胎压几乎能到200psi了吧,考虑到这种低滚阻的车胎上表面完全光滑,都说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肯定是一个石子一个洞。

艺术,就是TMD一群王八蛋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事。9m高的东西,差了2mm,某艺术家研究了一晚上,最后说不好意思,最好还是按着模型。我靠!你那破烂模型就是手糊的,2mm在你那破烂模型上就是0.2mm.要是老子不告诉你,你丫的能看出来我算信了神了。表面要求比Airfoil要求还高,相连,相切,曲率连续也就算了,还要求曲率的变化也是连续的!我日!这比设计翼型要求还高都TM三阶导数了。我还真就不行有人能用肉眼看出这两条线有什么不同!

TMD艺术家,全是扯淡。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车胎被扎

起因,上周二上班,seven dails大下坡的时候后胎被扎了。准确的说应该是被捅了。整整一个M4的平头螺栓以90°角直接给攮进去。直接扎透内外胎,还把轮圈给磕出个小坑。然后还保持90°直到把它拔出来。

补胎被,车胎本来直径还不到15mm,被一个4mm的螺栓扎了对穿,这个可是有难度了,基本上内胎算是断了半截。忍无可忍周三买了条新内胎换上,结果周四就又被玻璃扎了。这回是在爬seven dails上坡的路上。

周五把胎补了也就算了,昨天上班又破了。原来那个M4螺栓把外胎捅的口子太大,内胎120PSI的压强直接顶出来了。没办法,又换了条外胎。

算算,从上周二开始,由于车被扎导致坐火车3天,就是10.5镑出去了;四条新内胎(附带备用的)16镑;新外胎25镑;补胎的patch2镑。加起来53.5镑,换回RMB将近550块钱。购买量新车了。还好轮圈没坏~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吃个苍蝇

温总理出国的承诺,怎么看怎么不爽。
当然了,政治家说的话向来不一定算话。但是面子工程没必要做到国外去吧。

第一,推动发展中国家民生事业发展。
今后5年,中国将再为发展中国家建设200所学校。
为什么不先解决国内的上学问题。
派遣3000名医疗专家,培养5000名医务人员,为100所医院
提供医疗器械、药品等。
想法不错,出国拿鬼子练练手。
援建200个清洁能源和环保项目。
先把自己国内的那堆垃圾风车解决了再说吧,就知道买图纸,现在全出问题。新疆酒泉的风车现在有多少停运了就不用多说了,这才不到五年!给你留点面子。

今后3年内,中国将向全球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捐款1400万美元。
没见过美国这么干的,国外打工赚回来点钱容易么。
第二,减免最不发达国家债务负担。
中国将进一步免除50个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2010年到期未还的政府无息贷款。
就靠国人出去赚钱,国家为了自己那点面子就不用干活了?
第三,深化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合作。中国将继续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一定规模的优惠贷款和优惠出口买方信贷融资支持。
经济俺不懂。
第四,拓展与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关系。中国将继续扩大输华零关税产品范围和受惠国家范围,并鼓励国内企业扩大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
经济俺还是不懂。
第五,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合作。今后5年,中国将再派遣3000名农业专家和技术人员,提供5000个来华农业培训名额。
农业俺也是不懂。
第六,帮助发展中国家开发人力资源。今后5年,中国将为发展中国家再培训8万名各类人员,增加发展中国家来华留学奖学金名额等,并为3000名校长和教师提供来华培训机会。这俺也不懂,反正据我理解就是北航里的留学生宿舍又要翻修了。NND,留学生都超国民待遇了,人家一人一间,老子还要8人一间房!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最后例行骂一下中国媒体,有人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看病出问题。媒体的标题就是"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使用假药"。
第一,为什么要用主动句?唯恐天下不乱!说的好像是故意用假药一样。
第二,医院是看病的,不是造药的。除了假药不去找造药的,反过来找医院麻烦是什么道理。
第三,就算是医院用了假药,你不去查是那个孙子签的单进的药,一棒子打死是什么意思。再说了,卫生局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当时进药的时候卫生局就收了回扣,现在出事了卫生局还能再收一笔罚金。这没成本的买卖到真是好赚!反正现在有医院当替罪羊。

干脆,国内医院全关门了算了——看好病是应该的,看不好就不对。扯淡吧!丫的活该你们平时不注意卫生,不锻炼生病!
每天吃喝嫖赌,不是造粪机器就是横路进二。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It is time.

Well well well,  instead of have the usual dream about Northern food, I had a nice one with sea food last night, and it looks great.
But the thing it, even they are un-cooked, they still looks fantastic.
This is getting serious. Maybe it is time for a big dinner sometime.
 
It is really a shame that bufflet island is close last year.
But really think about that, the truth is I went there almost everyday for its 6.99 lunch.  Plus save my dinner for tomorrow lunch, yes, again.
Well, I will be so proud if I am the major reason for its closure.
Since there is not any good really good chinese bufflet place in Brighton now, maybe it is time to London.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新车翻旧服务

北京八大院校的新车翻旧服务是因为新车被偷得厉害。
没想到离开北京4年,屁颠屁颠跑到英国,还需要新车翻旧。
说起来擦车俺还是挺在行的,无论是当年擦家里那辆大名还是现在这辆Specialized.

本来车保养得挺好,问题是英国政府又闲了,上次改完签证,这回改cycle to work scheme.
反正就是说,你们的车,再卖给你们之前要重新估价。
好吧,于是我们就需要把车搞的看起来越烂越破越好。

问题是TND英国太干净了,今天上午刚下了雨,车上居然没多少泥点子,你说来场内蒙沙尘暴多好。
于是乎,一群人只好手动往上面涂泥~~~这都什么事啊。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WOW

Just notice GBP/EURO > 1.20, which means, it is almost time to travel!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